商會服務
走進江蘇更多>>
走進江蘇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商會服務 > 走進江蘇

  • 別讓散養直排污了“綠水青山”
  • 本站編輯:浙江省江蘇商會發布日期:2019-01-09 17:05 瀏覽次數:
  \

    據新華日報8月17日訊:我省是生豬養殖大省。過去不當回事的生豬散養污染,如今隨著群眾環保意識增強變得“零容忍”。近3年,省環保廳接到的畜禽污染信訪量呈爆發性增長:2014年同比增長45%,2015年同比增長42%,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長110%,其中,投訴生豬散養污染的占到總量70%以上。

散養戶直排,面源污染新源頭

“你看,他家曬的豬糞,臭得俺家不敢開窗戶。”在贛榆縣石橋鎮王集村1組,村民張大媽一邊轟趕撲面的蒼蠅,一邊引暗訪的記者來到屋后。只見鄰居養豬場距她家屋后墻不足5米,糞堆中不斷滲出的糞水,沿著自然溝,在她家屋后與鄰居門前蜿蜒……“好在他家只養了20多頭豬,前面大戶養了200多頭呢,溝渠里都是糞水。他們養豬賺錢,俺們可遭殃了。”張大媽憤憤道。

王集村一位干部告訴記者,全村有四五十戶生豬散養戶,規模在600頭左右,因為養豬污染而產生的鄰里糾紛不斷。

“這有暗管。”在睢寧縣官山鎮黃圩社區黃圩莊,舉報人引記者察看一家豬場的“秘密”——長條形儲糞池下方,埋藏一根直徑約6厘米的鐵管,鐵管穿過道路,伸進一條大溝,溝里的水呈現深綠色,滿是腐殖質,散發著豬糞的惡臭。“別看豬場內刷得挺干凈,糞水卻偷排入溝渠,污染了村莊。”舉報人說。

儀征市新集鎮林果村北山,距茶園200多米,就是老趙夫婦的養豬場。“100多頭豬,豬屎曬干賣錢,豬尿排在旁邊大水塘里,不亂淌。”面對混濁的水塘,老趙卻自稱治污措施“到位”。“前階段下大雨,水塘里的糞水漫了吧?”對于記者的問話,老趙“呵呵”兩聲算是默認。“做過環評嗎?”記者又問。“這幾年沒見環保部門來過。”他如實說。

全省生豬養殖大縣如東,2014年生豬養殖戶83902戶,其中糞污直排戶達16724戶。特別是倚河而建的豬舍,糞便大多直接排放三四級河道,成為農村面源污染重要源頭。“通過近兩年治理,目前生豬直排戶已減到6000戶左右。但要把面廣量大的散戶管控到位,實非易事。”縣農委有關部門負責人坦言。

散養戶中,蘇中蘇北占了八成多

我省500頭以上大中型規模養殖比重達64%,位居全國第6名。2015年底,全省年出欄生豬50頭以下散戶47.8萬戶,生豬出欄量占全省出欄總量12%,低于全國平均水平十多個百分點。

省農委畜牧業處處長宋曉春說,全省規模豬場糞污處理設施比例已達80%以上,糞污基本資源化利用。因此,我省主要是治理普遍沒有處理設施的散養戶。

從散養戶區域占比看:蘇南12%,蘇中22%,蘇北66%,即蘇中蘇北占到散養戶總數的88%。無疑,蘇中蘇北是全省治理生豬散養污染的集中區。

“有人認為,散養戶污染比規模豬場少,其實是認識誤區。”省農科院畜牧研究所研究員顧洪如說,養豬產生的污染物主要有污水、固體糞便和惡臭氣體,以污水和惡臭污染最為嚴重。以糞便為例,全省年產畜禽糞便約7000萬噸,其中20%-30%未經處理直接排放,而養豬直排又是污染“大頭”,造成水體含有大量氮、磷等有機物和微生物致病菌。

顧洪如憂心忡忡地說:“蘇中蘇北水系較為發達,散養戶多點直排的污染點多,污染面大,治理難度也大。特別是夏天高溫季節,很容易形成環境污染點,造成病源菌流行,產生人禽共生病。”

“散養戶偷排直排,為的是減少治污成本。”揚州大學動物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王杏龍分析,一頭豬每年排泄糞便中污染物含量,約是一只家禽的10倍,所造成的水域污染面積及程度也更為嚴重。以養殖100頭豬為例,每天場圈沖洗要產生2.5噸污水,達標排放的治理成本約15元,每月就是450元,散養戶哪舍得花這個錢?

居家養豬,污染鄉鄰往往更直接。王杏龍提醒:“豬飼料中添加劑微量元素超量部分、用于治療和預防疾病的藥物殘留,也會隨豬糞尿排出體外,造成難以根除的復合污染。”

劃定“禁養區”,倒逼糞污治理

生豬等畜禽養殖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日益嚴重,成為影響畜牧業持續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。宋曉春表示,要持續推進規模化、標準化、生態化養殖,依靠市場法則和法律手段,大幅度減少散養戶。

“當務之急,是強力推動省政府《水污染防治工作方案(簡稱“水十條”)》落地生根。”省環保廳自然處處長戢啟宏說,“水十條”要求,年底前完成全省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,并依法關閉或搬遷禁養區內的畜禽養殖場(小區)和養殖專業戶。“目前,已有50多個縣區完成‘禁區’劃定,列出關停清單,但也有少數地區行動不快。相對而言,蘇南推進速度較快,蘇中蘇北任重而道遠。離年底‘大限’只有4個多月了,各地應時不我待。”

禁養區之外的散養戶如何管理?省環保廳和省農委有關人員的共同意見是:從嚴管控,科技減污。如建立分散養殖糞污收集、貯存、處理與利用體系,促進糞污就近還田;同時,追究亂排亂放散養戶和有關基層干部責任。

省農科院畜牧研究所研究員任守文認為,要強化種養匹配理念,堅持種養結合、以地定畜,即土地有多大消納能力,就養多少豬,而不是先養豬,再找土地消納糞便。通常,一畝農田只能消納兩頭豬的排泄物。如養多了,要及時應對消化,不能等污染積重難返了再治理。

專家建議,要結合新農村建設規劃和優化畜牧業生產布局,推進散戶污染治理,提高農村環境綜合執法水平。特別要提高散養戶的環保意識,從源頭上解決糞污凈化問題,嚴禁直排偷排,不能讓散戶豬“拱”臟“綠水青山”。(圖片來自網絡)

足彩任选9场中了一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