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會服務
走進江蘇更多>>
走進江蘇
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商會服務 > 走進江蘇

  • 國家新期待 南京新擔當
  • 本站編輯:浙江省江蘇商會發布日期:2019-01-09 17:05 瀏覽次數:
    \

    據新華日報7月31日訊:中國政府網公布《國務院關于南京市城市總體規劃的批復》。作為長三角唯一的特大城市,未來五年,南京如何推進新一輪建設,備受各方關注。國務院提出9條批復意見,明確要求南京控制城市規模,管控發展邊界,推進低影響開發。這些新理念,對于南京乃至全國特大城市發展,將產生前所未有的影響。

    南京地位質的躍升:東部重要中心城市

    在國務院批復意見中,最令人矚目的莫過于國家對南京未來五年的定位——東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,國家歷史文化名城,全國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。“東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,這個定位再次明確了南京在長三角的地位。”南京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參與《總體規劃》編制,院長程茂吉介紹,前兩次《總體規劃》,國家對南京的定位分別是“長江下游重要的中心城市”,后又調整到“國家重要的區域中心城市”,這次上升到“東部重要的中心城市”。他認為,南京城市地位出現質的躍升,可以說是國家層面對南京建設中心城市的認可,南京的城市性質發生了改變。但這只是定位,是國家的期待,南京能否不負眾望成為東部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,還有待時間檢驗。

    同樣在今年,國務院批復杭州市城市總體規劃(2001-2020年),杭州的定位是“長江三角洲中心城市之一”,并提出杭州要成為“美麗中國先行區”,這是對精致杭州的高度認同。有業界人士認為,隨著上個月《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》公布,以及國務院陸續批復長三角主要城市總體規劃,可以說,長三角城市群基本確立了“上海—南京”的雙心架構。

    根據《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》,南京是繼上海超大城市之后,長三角唯一特大城市,就在社會爭論“唯一特大”為何落在南京之際,國務院批復又對南京的未來提出規模限制——到2020年,中心城區常住人口控制在670萬人以內,城市建設用地控制在652平方公里以內。

    “規模控制,是城市發展主線,尤其是常住人口超500萬的特大城市,控制中心城區規模是大勢所趨。”江蘇城鎮化與城鄉規劃研究中心主任陳小卉介紹,規模控制的手段一是管住戶籍,二是管住建設用地。從戶籍看,南京還不需要提高落戶門檻;最有效的手段還是嚴控建設用地。

    此次,國務院提出的南京人口規模是中心城區常住人口670萬,陳小卉認為,看得出國家想控制的是中心城區規模,在城市外圍發展新城、新鎮,疏散中心城區功能,是國外常用的做法,這方面,浙江特色小鎮的做法值得借鑒。

    新劃3萬畝永久農田,加強開發邊界管控

    控制中心城區規模,主要是為了減緩“城市病”,解決城市高密度建設帶來的一系列問題。除了限制建設用地總規模,在具體的開發空間上,國務院提出要“劃定城市開發邊界,加強邊界管控”。

    早在2014年,南京就被列入全國首批劃定城市邊界試點市。按照國土部要求,城市外廓3公里內的耕地都要劃成基本農田。這次,南京有3萬畝土地新劃成基本農田。“這些農田都臨近建成區,原本都是基層政府預留的建設用地,以后不能再開發了。”相關負責人表示,重新劃定的基本農田和生態紅線,形成城市建設兩道高壓線,為城市發展確定了實體的邊界,切實防止“攤大餅”式發展。

    以往的基本農田劃定,主要是總量上的要求,“劃遠不劃近、劃劣不劃優”幾乎成為各地的普遍做法。于是,耕地、菜地離城市越來越遠。這次,對基本農田劃定重點就是城市周邊,且“自上而下”劃定,地方不同意劃定的,要舉證說明,再由國土部核查。

    南京一位基層國土局局長告訴記者,這次重新劃定永久基本農田非常艱難,中心城區周邊原本就是建設的黃金地塊,有的地塊招商項目都談了好幾年,但要服從國家要求,讓出開發空間。他認為,這不僅是城市空間布局的調整,也倒逼地方調整發展路徑,重視存量空間發展。從長遠看,緊臨城市劃定永久基本農田,有利于地方長期利益,這些農田空間是地方寶貴的財富。

    記者了解到,南京原有341萬畝永久農田保護任務,國家正在重新修訂國土利用總綱,分解任務已下達到省級政府。考慮到江北新區等因素,南京可能會適當減少保護總量,但由永久農田和生態紅線確立的城市開發邊界不會突破。

    首提低影響開發,水系有了保護傘

    國務院要求南京積極推行低影響開發模式,推進海綿城市建設,劃定城市綠地系統的綠線保護范圍,依托水系形成生態隔離廊道。同時,要加強對鐘山等風景名勝區、自然保護區以及濕地、水源地等特殊生態功能區的保護,制定并嚴格實施有關保護措施。

    江蘇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規劃師袁錦富認為,從今年國家對多座城市總體規劃的批復中可看出,國家越來越重視城市與自然的和諧交融,重視人在城市中的居住感受,南京作為東部重要中心城市,理應在建設和諧人居環境上做出表率。他介紹,低影響開發是20世紀90年代末發展起來的暴雨管理和面源污染處理技術,旨在通過分散的、小規模的源頭控制來達到對暴雨所產生的徑流和污染的控制,使開發地區盡量接近于自然的水文循環。他特別提出,反思最近多地出現城市內澇,城市水系被破壞是重要原因,“城市建設不能片面地追求土地的經濟效益,而應更加重視作為人們居住家園的營造。”

    國務院還提出,要增強城市內部布局合理性,提升城市的通透性和微循環能力。陳小卉解釋說,通透性指的是城市要容得下風,容得下水,見得到山,露得出江河。比如,保護、開辟通風廊道,建設海綿城市,把水邊、山腳留作公共敞開空間,都是增加城市通透性。“國家對城市建設的要求更細了。”陳小卉說,以后城市建設的難度會更高,多年的發展證明,很多問題不是靠砸錢就能馬上解決,城市要靜下心營造宜居之城。

    程茂吉透露,南京即將啟動新一輪城市總體規劃修編,城市發展新理念將會得到深刻體現。(圖片來自網絡)

足彩任选9场中了一注